【四方集運】 【四方集運】 
【四方集運】 
未來十年我國勞動力供求趨勢分析
//www.CRNTT.com   2020-10-17 08:48:05


  中評社北京10月17日電/當前,我國經濟已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在新的經濟形勢下,我國勞動力市場正在發生深刻變革,隨着人口老齡化進程加快,勞動力供給不僅增速下降,規模也開始出現減少;隨着人工成本不斷上升,過去長期依賴的勞動力比較優勢逐漸減弱。眼下,我國經濟面臨持續下行壓力,外部經濟環境挑戰增多,尤其是受新冠肺炎疫情衝擊,投資、消費、出口拉動增長和帶動就業能力下降,給一些地區和領域的就業帶來負面影響。隨着經濟結構調整和產業轉型升級,勞動力供求結構性矛盾更加突出,一方面沿海地區招工難、用工荒和技工短缺的局面沒有得到有效緩解,另一方面大學畢業生人數不斷創新高,農民工等羣體就業質量有待提高,城鎮就業壓力依然存在。隨着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浪潮的到來,一些傳統勞動密集型就業崗位受到衝擊,一些職業面臨新的機遇和挑戰,一些行業對人力資本要求進一步提高。面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技術、人口和就業等一系列變化,有必要研究我國勞動力供求趨勢,預測未來十年我國勞動力供求規模,並提出適應勞動力市場新形勢的對策建議。

  我國勞動力供給特徵及趨勢預測

  近年來,我國就業形勢總體向好,城鎮單位新增就業每年以千萬規模保持增長,就業規模不斷擴大。以2013年至2019年為例,城鎮新增就業人數連續幾年保持1300萬人以上。從總量看,我國的部分羣體還存在就業壓力,但就業總量已經不是勞動力市場的主要矛盾,就業的結構性風險大於總量風險。當前,勞動力供不應求成為常態,表現為:一是適齡勞動人口不斷下降,勞動力供給規模進一步減少;二是勞動力需求持續增長,市場監測求人倍率長期保持在1以上;三是中等、高等教育擴張延緩推遲了適齡勞動人口進入就業市場,青年勞動參與率有所降低。

  從人口角度看,近年來我國人口變動出現“三低”和“三化”特徵,“三低”是指低出生率、低死亡率和低自然增長率,“三化”是指老齡化、少子化和農村空心化。勞動力供求呈現“五降一升”特點,其中,“五降”是指人口增速下降、適齡勞動人口下降、勞動力人口下降、勞動參與率下降和就業人數下降,“一升”是指求人倍率上升。

  隨着我國勞動力供求結構性矛盾日益突出,勞動力供給質量亟待提升。其中,就業的結構性矛盾主要表現為城鄉、區域、產業、羣體及勞動力供給質量等方面。城鄉就業結構性矛盾主要在於農村勞動力技能水平不適應現代產業發展要求,城市基本公共服務不適應接納億萬農民向市民轉變等方面。沿海地區勞動力成本攀升,內地勞動力比較優勢顯現,勞動力由過去的“孔雀東南飛”變為隨產業向中西部轉移和返鄉迴流。以高校畢業生、農民工等為代表的重點羣體就業壓力仍處高位,技能素質與崗位需求不匹配問題突出。一方面,企業反映招工難,一線普通工人也面臨短缺;另一方面,高校畢業生屢創新高,就業壓力持續加大。

  長期看,隨着我國老齡化進程的加快和生育率的走低,我國適齡勞動人口將繼續減少,勞動力供給規模持續下降。同時,不同年齡人口的勞動參與率也將繼續下降,根據發達國家的經驗,在後工業化時期有可能下降到50%以下。在勞動年齡人口總量減少和總撫養比上升的情況下,通過人力資本投資加快培育人口質量紅利是現實目標。

  基於趨勢判斷和已有的勞動力供給數據,我們通過相關模型預測未來十年我國勞動力供給總量。預測結果表明,2020年至2030年,我國適齡勞動人口規模從9.89億人下降到9.63億人,勞動參與率從68.44%下降到65.17%,按照兩項指標自身發展趨勢推算,我國勞動力供給規模將不斷下降,到2030年達到6.27億人。

  我國勞動力需求特徵及趨勢預測

  從需求端看,經濟增速放緩,就業增長會下降,但就業規模仍會不斷擴大。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呈現很長一段時期的高速增長,經濟總量每增長一個百分點所創造的就業規模並不相同,經濟總量越大,每個百分點帶動的就業規模越大。比如,2019年國內生產總值增長一個百分點,就業崗位的創造就要比十年前多。因此,我國經濟增長速度雖然放緩,並不意味着就業就會出現大規模下降,由於我國經濟存量、市場規模不斷擴大,經濟產業結構具有多樣性,可以預期我國就業崗位需求規模仍將不斷擴大。

  我國目前仍處於工業化中後期階段,不少部門還處於產業鏈的中低端,市場中增加的崗位大部分是一線普通工人和服務人員,行業也多分佈在製造業、服務業等勞動密集型行業。但是,近年來我國人工智能、互聯網和自動化技術快速發展,一些企業加快推進“機器換人”,一些重複性、流程性和安全風險高的崗位開始大規模自動化,對低技能勞動力的需求多轉向普通操作工、一線客服、物流快遞等對受教育和技能要求相對較低的崗位。隨着我國產業加速向中高端邁進,生產性服務業、互聯網經濟等領域中的一些新崗位會成為吸納就業的主力。

  在實體經濟領域,2019年我國工業企業用工下降,製造業城鎮單位就業人員不斷減少,從業人員在行業間的分佈出現了新變化,逐漸由傳統的原材料製造、高耗能行業向先進製造業轉移,反映了製造業轉型升級、結構調整取得成效。與此同時,以網絡經濟、平台經濟等為代表的新興服務業創造了大量新就業崗位,吸納了大量勞動力。
 


【四方集運】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四方集運】 【四方集運】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