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集運】 【四方集運】 
社評:封鎖不會讓美國偉大
//www.CRNTT.com   2021-01-08 00:05:18


  中評社北京1月8日電(評論員 喬新生)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最終決定將中國三家通信企業摘牌,中國商務部、中國證監會早前先後發表聲明,充分表達自己的意見。

  中國商務部發表的聲明稱,反對美國方面濫用國家安全將中國企業列入所謂“共產黨中國軍隊公司”的清單的做法,將採取必要措施,堅決維護中國企業合法權益。中國商務部是否會依照中國的法律,對美國相關企業實施安全審查,值得期待。

  中國證監會發表聲明,強調中國通信企業發行美國“存託憑證”並且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已經接近或者超過20年,一直遵守美國證券市場的規則,符合美國證券監管的要求,得到全球投資者的普遍認可。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發佈的公告,強調是執行美國聯邦政府的行政命令。美國政府出於政治目的實施行政命令,完全無視相關公司實際情況和全球投資者的合法權益,嚴重破壞了正常的市場規則和秩序。

  中國證監會發言人指出,美國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有賴於全球企業和投資者對其規則的包容性和確定性的信任。美國一些政治勢力不惜損傷美國資本市場的全球地位,持續無端打壓在美國上市的外國公司,體現規則制度的隨意性、任性、不確定性,這是不明智的行為。希望美國方面尊重市場、尊重法治,多做維護全球金融市場秩序、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和有益於全球經濟穩定發展的事情。

  坦率地説,美國聯邦政府的所作所為,損人而不利己。人類文明發展史上通過封鎖市場而導致一個大國衰落的情形從來都沒有出現過。當年法國拿破崙封鎖英國,結果導致英國取代法國成為世界強國。英國封鎖美國,禁止英國紡織機械進入美國,美國最終還是取代英國,成為世界第一工業大國。美國對中國實施的封鎖,註定會失敗。

  美國總統不計後果對中國企業實施封鎖,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拖延中國現代化的步伐,為美國工業化爭取時間。

  美國總統奧巴馬提出“再工業化”,美國總統特朗普提出振興美國製造業,兩者的政治觀點完全不同,但是,在如何發展美國經濟方面提出的政策卻不約而同。這説明美國進入後工業化社會之後,經濟發展的確出現了結構性的問題。

  美國總統的共識是,希望重新回到工業化社會,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工業國家。可是,特朗普不是公平競爭,而是惡性競爭,試圖通過阻礙中國的發展,在世界各地阻止中國通信企業銷售第五代移動通信產品,達到美國振興製造業的目標。美國的所作所為,就是希望在數字經濟時代,美國仍然處於絕對領導地位。

  可是,時代發生了變化,美國試圖通過封鎖阻止中國的工業化進程。當年西方國家簽署的巴黎協定,後來西方國家達成的瓦森納協議,如今特朗普簽署的行政命令,都不可能從根本上改變中國工業化發展方向。中國將一如既往地堅持走自己選擇地發展道路。中國在工業化發展的問題上沒有任何妥協的餘地。由於美國對中國實施全面封鎖和制裁措施,中國工業化發展必須另闢蹊徑,一方面,在技術上繞開美國的知識產權和美國的工業技術壁壘,另一方面必須在數字經濟時代,實現跨越式發展。

  眾所周知,上個世紀90年代,網絡經濟的出現使美國財政扭虧為盈。美國在網絡經濟領域處於絕對統治地位。美國不僅在硬件設施方面制定國際標準,而且在軟件方面制定國際規則。無論是現有的“因特網”傳輸協議,還是在操作系統方面,美國説一不二。美國已經威脅不允許中國通信企業使用美國的操作系統,迫使中國華為公司不得不開發自己的操作系統。如果美國在關鍵技術領域,包括在“因特網”傳輸協議方面卡脖子,那麼,中國網絡經濟發展必然會處處受制於人。

  中國未雨綢繆,一方面繼續發展網絡經濟,爭取從網絡經濟領域獲取更多的利益,另一方面,中國着眼於發展數字經濟。依靠移動互聯網絡,逐漸擺脱對美國“因特網”的嚴重依賴。

  建立在電話號碼基礎之上的第五代移動通信網絡,是一個相對安全的通信網絡。第五代移動通信網絡的最大特點就在於,徹底擺脱了傳統的解析方式,藉助於現有的電話號碼系統,建立世界上最龐大的移動通信網絡。

  第五代移動通信網絡的特點不僅表現在安全性方面,同時也表現在速度方面。由於第五代移動通信網絡傳輸的速度非常快,因此,人們可以把所有的計算和存儲交給一個計算機中心和存儲中心,只要在中國建設若干大型的計算機中心和存儲基地,將所有消費者的計算和存儲集中在一起,那麼,就可以建立一種新型的生態環境,消費者可以通過移動終端設備,隨時藉助於世界上最先進的計算中心和最先進的儲存系統開展計算和儲存工作。這對於未來移動終端設備的製造具有非常重要的戰略意義。

  中國通信企業到美國上市,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筆者很長時間難以理解,中國通信系統主要是為中國的消費者服務,為什麼要在美國華爾街投資銀行的幫助下,到美國的資本市場掛牌上市?

  既然中國通信企業的利潤主要來自於中國,中國通信企業並不存在資金困難,那麼,到美國掛牌上市,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為美國資本市場投資者創造利潤。事實證明,筆者的猜測是完全正確的。中國通信企業到美國資本市場掛牌上市,給美國投資者帶來豐厚的利潤。中國通信企業在發展的過程中,主要依靠固定價格,獲取絕對利潤。可以這樣説,中國通信企業在中國通信市場根本沒有虧損的風險。

  筆者參加中國移動國內漫遊資費調整聽證會之後,終於明白,中國通信企業實際上是在相同或者相似的網絡上,以特殊的方式增加收費標準。如果中國移動和中國電信以及中國聯通從美國股票市場摘牌,並不會影響他們的經營業務,相反地,有可能會給中國通信企業未來的發展帶來前所未有的機遇。可以這樣説,美國總統的行政命令以及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發佈的有關通告,為中國通信企業全身而退,提供難得的契機。

  上個世紀90年代和本世紀初期,中國國有企業到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存在許多未解之謎。如果從籌措資金的角度來看,中國通信企業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的確吸引了投資者。但是,正如人們所看到的那樣,中國通信企業在中國境內建設通信網絡,並不需要大量的資金。中國通信企業到美國掛牌上市,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以這種姿態,展現出中國市場的開放特別是中國通信市場的開放誠意。可是,不管中國通信企業如何開放,都無法讓美國總統特朗普回心轉意。如今美國政府要求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將中國企業清除出去,這對中國企業來説,可能是改變自己投資方向的重要機遇。

  筆者的建議是,美國越是封鎖,中國越是要開放。短期內,中國不會對美國在中國設立的企業採取對等制裁措施。中國應當以開放的姿態,繼續與世界各國資本市場保持密切的聯繫。但是,中國必須充分吸取中國國有企業到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的經驗和教訓,認真反思中國國有企業發展的方向,在資本經營過程中有所為有所不為。如果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試圖藉助於中國的國有企業,將中國長期積累的財富轉移到美國投資者的手中,那麼,中國應當拒絕這樣的上市計劃。

  中國國有企業需要做大做強,資產經營的同時,需要開展資本經營。但是,中國國有企業資本經營必須符合國有企業發展的根本宗旨,必須不斷滿足人民羣眾對美好生活的需要。

  筆者的建議是,中國通信企業應當爭取主動,一方面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正式發佈通告之前,通過協商,爭取淡化問題的嚴重性。但是,如果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堅決執行美國總統的行政命令,那麼,中國通信企業應當公開發表聲明,對美國政府作出的決定感到遺憾,對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決定強迫中國通信企業退出市場感到痛心,中國通信企業將不得不按照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發佈公告,退出美國資本市場,由此給投資者造成的損失,應當由美國聯邦政府和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承擔。另一方面,中國通信企業應當藉此機會,儘快迴歸中國資本市場,以降低服務價格的方式,爭取贏得中國消費者的支持和信賴。

  眾所周知,中國通信企業發展面臨的最大問題就在於價格問題。我國雖然擁有世界上最先進的第五代移動通信網絡,但是,在第五代移動通信網絡推廣應用過程中步履維艱。之所以出現這種現象,一方面是因為我國通信領域的經營方式和定價機制面臨嚴峻挑戰,一些通信企業在第五代移動通信網絡站點運營過程中,成本居高不下,極少數第五代移動通信網絡站點不得不暫時關閉,以此來節約電費。另一方面,由於第五代移動通信網絡服務費用相對較高,因此,除非特種行業,一般消費者不願意使用第五代移動通信網絡。

  中國通信企業退出美國市場之後,應當快馬加鞭,一方面大幅度壓縮經營成本,減少管理費用,另一方面大幅度降低服務費用。如果第五代移動通信網絡的服務費用與第四代移動通信網絡的服務費用大體持平,那麼,中國將會迅速普及第五代移動網絡,中國消費者將會以極大的熱情,投入第五代移動通信網絡消費活動之中。

  中國對外開放政策不會發生變化。美國對中國實施的封鎖包括資本市場封鎖和技術的封鎖不會讓美國更加強大,相反地,會讓美國迅速衰落。當前中國面臨的最大問題就在於,在國際金融結算過程中,仍然依賴美國的全球金融信息系統,依賴美國的金融結算系統,依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特別提款權籃子貨幣系統。由於美國貨幣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的籃子貨幣中所佔比重相對較大,因此,在國際結算過程中,藉助於特別提款權實施貨幣兑換或者資金結算,必然會受到美國寬鬆貨幣政策的影響。

  中國金融監管機構一定要採取果斷措施,儘快改變這一狀況。在中美兩國貿易、技術、資本市場發生摩擦之後,採取多種措施,解決國際金融結算問題,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在美國對中國實施全面金融封鎖情況下,確保中國世界第一大貿易大國地位不會發生改變。

  重審筆者觀點,不主張對美國採取對等措施,將美國企業從中國資本市場驅趕出去。事實上,美國企業在中國資本市場掛牌上市寥寥無幾。雖然美國投資者藉助於“控制協議”,已經牢牢控制我國資本市場部分掛牌上市公司,美國投資者通過資金市場,以間接的方式,牢牢地控制了中國許多上市公司的經營者,但是從整體而言,中國資本市場仍然是一個獨立的具有自主權的市場。中國沒有必要尋找中國資本市場的美國企業並且將他們驅趕出去。中國應當以更加開放的姿態,迎接這場前所未有的挑戰。

  相信不久的將來,美國投資者以及美國聯邦政府會意識到,將中國企業從美國資本市場驅趕出去,對美國投資者不利,對美國資本市場發展也不利。中國證券監管機構發言人所作的表態,充分反映了客觀情況。

  中國應當以史為鑑,汲取美國資本市場發展的教訓,着力建設具有中國特色的資本市場,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使世界各國的投資者對中國資本市場充滿興趣。也只有這樣,才能使中國的資本市場健康發展。中國企業從美國資本市場推出,表面上看是被動的選擇。但是,只要中國通信企業奮發圖強,積極參與科技創新,依靠革新挖潛,大幅度降低服務費用,那麼,中國通信企業一定能贏得中國消費者的讚賞。


    相關專題: 中評社社評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四方集運】 【四方集運】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